Happy or Sad

  我想一个人上路,到处走走,寻找我要的生活。
   —–写在前面

  是谁说,乖孩子是该去远方的。
  又是谁说,打乱的生活第二次可以拼的更好。
  深夜的你,永远见不到他的忧伤。
  他说他会很好。
  如若不好,也不会让你知道,
  仅此而已。
  
  
  
   梦想,要不怕穷。
  他问:面包和梦想,什么更重要?
  都知道答案的,
  恩。都知道的。
  
  
  
  每次巨大的幸运之后总会带来很多不幸。
  他说这叫公平。
  可是总有怀疑的时候,
  那又怎么解释?
  
  
  
  他恋上了一陌生的女孩,漂亮大方。
  只是连名字都不知道。
  她把他拉了黑名单。
  他苦笑。
  后来,
  当他坐在那个女孩的后面,他懂了,
  他喜欢的不是她,
  只是那张类似的脸。
  
  
  
  有女若汝,夫复何求?
  可惜的是,
  他向左,她向右。
  他说他们以后是如亲人般的朋友。
  她说,恩,好。
  都是如初的善良。
  只是欺骗了彼此的善良而已。
  
  
  
  
  如果你有了新的彼岸,请你忘记我。
  他这么唱,偏偏眼红了。
  朋友,
  你会答应么?
  
  
  
  
  他喜欢坐在高处,
  听着忧伤的歌,看孤独的风景。
  郭小四写道:
  藤井树对着雪的尽头喊,你好么?我很好。
  藤井树回答,我很好。你好么?
  他说他喜欢这场对白。
  只是笑的样子有点像哭的时候真的不好看。
  
  
  
  
  一片叶,旋落在空中。
  他俯下身,似乎要拾起一段温润的忧伤。
  其实,他拾起的应该是一段没有悲伤的悲伤吧。
  他仰头,
  说了一句萧瑟的话。
  所有人都揉了眼睛。
  怕别人看到了自己的多愁善感。
  怕眼睛不肯陪同着一起倔强。
  
  
  
  
  一个偶然,然后,便是永恒。
  多好的句子。
  可是他说,那种偶然在很多时候都不复存在。
  
  
  
  他说他喜欢曼陀罗华。
  可是那花总是离不开忧伤的。
  他微笑,
  “没事,都知道的,我不是弱者”。
  
  
  
  
  好人难做,
  其实,坏人也难做。
  他说这社会复杂就是因为不好不坏的人太多了。
  他得意他的精辟,
  可听得人为什么就叹气了呢?
  
  
  
  
  他联络了许久没联系的多年的久违。
  你谁啊?
  他这回懂了。
  所有的早就隔着这段时间和他遥遥相望。
  放不下的,
  注定是悲伤的。
  
  
  
  
  
  蒲公英,他很喜欢。
  死党说这是女人喜欢的玩意。
  他偷笑,偷偷的存了一电脑的图片。
  他想和蒲公英一样不停留的逛达。
  像的东西那么多,咋去追求?
  他不懂。
  
  
  
  
  
  他 好想不懂更多。
  可惜了,
  要怎样才能都不懂?
  是长大?还是抗拒长大?
  
  
  
  
  后来他看到一句话;
  长大了就没有疼痛,不过是流年似水
  这回,
  他终究还是懂了,
  其实,那又怎样?
  
  
  
  
  他走了,
  影子拉得好长好长。
  “我在过马路,你人在那里”
  他唱道,
  太阳如实的记得,
  他没回过头。
  他真狠心。

Happy or Sad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69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