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是你外出打工的第几年?

你还记得今年是你在外工作的第几年吗

仔细数数 我北漂六年了

六年前 我住在东五环外的一个老破小区里

时至今日 我还清楚的记得

当时想要开窗抽根烟 就必须得忍受楼对面那条水沟飘来的酸臭气

那年 大兴还没有烧起那场大火 我还能租得起隔断间

虽然它不到八平米 但便宜 又方便 减轻了我不少负担

唯一让我感到有些不好意思的是 有一天我妈来北京看我 我打开门

我说 妈 你进来随便坐 说完我扭过头看见那张一米五的床

几乎占据了这个屋子所有的面积

那是我来北京的第一年

刚来北京工作的时候 我总觉得谈钱很晦气

就算hr反复跟我确认薪资 我也只是敷衍的让他快点跳过 说正题

在我看来 谈钱是在侮辱我的梦想 后来工作的时候我不计回报的加班加点

十一点到家是常态 两三点不少见

因为那时候总想通过肯吃苦来证明自己 能走一条前程似锦的路

每天晚上回家我都会和三三两两晚归的白领一起 走过一条空荡的油柏路 路灯照着树影 忽明忽暗

而我和其他白领的方向 也随着走到岔路口之后 一个向上 一个向下

那时候的我觉着自己有应届毕业生的头衔 过不了多久就会和他们一样 住在高高的公寓楼里

直到有一次我去剪头发 和理发小哥聊到各自的工资 他告诉我他一个月才6000多

而我听到之后当场愣了一下 因为我当时的工资只有4000

那时候我才意识到 其实距离我住上高档的公寓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晚上 我回到那个八平米的小屋之后 打开窗户抽烟 不争气的掉眼泪

那些仅剩的骄傲和清高 被那个理发小哥挤的粉碎

我突然想起初中的时候有一次和同班女生一起在 操场上抛硬币 赌未来

我说 我一定会在北京买套房子 然后把硬币用力的抛上天

在它落下来的时候 我狠狠按住 我 一直都记得 那是一个锃亮的一元正面

事实上 长大后才知道硬币还是那个硬币 但房价 早不是你能数得清的了

这是我来北京的第三年

明白两个道理 一是我觉得我自己这辈子都赚不够在北京买套房的钱 二是 抛硬币一点都不准

那时候我虽然赚的比原先要多不少 但我仍然不敢搬出东五环的那个老小区

不是我租不起高层公寓 只是我怕自己这两年好不容易攒下来的一点积蓄

被一套怎么也不会属于自己的出租房榨的一干二净

那时候我很喜欢给那个八平米的隔间买一些装修的饰品

其中最喜欢的是一张几百块钱的羊毛地毯

我把它铺在我的窗户和我的床中间 我常常觉得那就是我的归属感

只是这样的梦没做多久 我被中介通知要拆除隔断间 三天之内搬走

搬家那天我像个狼狈的逃兵 那个地毯也因为装不下被我丢掉

回想起这些糟糕的日子 我已经踏上了回北京的列车

每次过年回家的日子都让我觉得时间 像被谁偷走了一样 快的可怕

等我反应过来 妈妈早已经把老干妈塞进我行李箱最里层

跟她说 妈 我走了 她说 嗯 照顾好自己

本来他打算去车站送我 但我执意不肯

我自己打个车就走了 关上门的那一刻眼眶湿润

或许这是在外打拼的每一个异乡人都不敢面对的时刻

我突然想起之前在网上看到的一个问题

你为什么来了北京

最高赞的回答是 来北京是为了更好的离开

今年是我北漂的第六年

我坐在开往北京的列车上 我看着窗外 倒退的风景 想起过去北漂的种种心酸

但无论如何 新的一年又开始了

虽然我们还要跟各种糟糕的生活继续打交道 虽然未来还会再吃很多生活的苦

但现在的我已经多了 抵挡未知的勇气

而这六年 随着资历的累积 我的生活似乎也变得更好

我终于有多余的钱租一个高层的公寓

终于可以不用再闻 楼下水沟里的酸臭味

终于又有了一个更柔软的地毯和一只等我回家的猫咪

虽然我仍然不能拥有这座城市的一套房子 但这早已不是我想要的东西了

或许有一天我会离开这儿

但现在

我想要过好在这里的每一天

出发永远是最有意义的事情

给自己一个新的开始吧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134 分享
简言区 抢沙发
头像
一切都可以重新开始,一切都可以慢慢解释。
提交
头像

昵称

取消
昵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