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男孩的一封信

嘿,男孩,你好哇。
想了很久该用什么句子作为这封信的开头,最后觉得这句话最可爱。
原谅我选择用最老套的情书来跟你告白。
雨果说“真爱的第一征兆在男孩身上是胆怯,在女孩的身上是大胆。”
所以,我的男孩,纵然胆怯自卑如我,也居然有了勇气提笔为你写下一封情书。
沈从文写他爱上了一个正当最好年纪的人,余光中写他的余光中都是那人,川端康成在凌晨四点起来写他的海棠花未眠。
他们真的都好浪漫,我憋了三天的心事,最后落笔只会写我喜欢你。
男孩,可能你会问我为什么喜欢你。
回答为什么喜欢你很简单,因为你给我的感觉很特别,原谅我是一个靠感觉活着的人。
我见过很多好看的男生,他们像清风似明月,赏心也悦目,但大都没有带给我如此强烈的感觉,一瞬间的心跳如雷。
其实你什么都没有做,只是穿着白T坐在那里,笑着与旁人说着话,我心里的小鹿便撞了墙。
“既见君子,云胡不喜。”
永恒的宇宙里,总有一些美好的灵犀。比如山风勾起了云雨,月色牵引着潮汐,蓝鲸在相同频率下产生出共鸣,再比如我遇见你。
男孩,我实在不想把你当成生命里的偶然,“于千万人中遇见你想遇见的”,你是我的必然,是我命中唯一注定。
一个人得有多幸运才能在世间突然遇见相同磁场的人,所以,我非对你告白不可,否则多对不起一见钟情。
男孩,我好苦恼,我应该怎样跟你介绍我自己呢。
我想说我是一首晦涩的诗,一令含蓄的词,可我的喜欢明明已经直白地暴露在太阳下,教人一眼就瞧了出来。
我想说我善良、温柔、纯良,又觉得太过官方俗气,我想说我敏感、自卑、患得患失,可这样又怕吓跑你。
要不然你亲自过来看看我,摸摸我的叶子,动动我的枝干,看看为人知不为人知的我。
那些深藏于泥土的腐朽难堪的根茎你不必瞧,因为你会不喜欢。如果你不介意的话,那可真的太好了,因为你会发现其实它们也在黑暗处张牙舞爪的叫嚣着喜欢,我一定不会让它们伤害到你。
不瞒你说,曾经也有人试图摘下我让我跟他回家,我因此折断了我的枝,拔了一地可憎的根,结果往往事与愿违。
遇见你后我开始庆幸那人松开了握着我的手。
没有什么是比一株花更顽强,晦暗留给过往,我如今又亭亭,等到你,奇迹般地花开满枝。
男孩,我真的好喜欢你。
可我实在又不知道你的为人,所以我如此迫切地想要知道你,了解你的从前,熟悉你的习惯。
你是否也曾光着屁股去河边玩耍?是否也曾跟爷爷老师两边撒谎逃学?是否也曾辗转反侧为情所困?
你喜欢在球场挥汗如流还是安静地读一本书籍?你喜欢安静地宅在家里还是背着包四处游荡?你喜欢科幻片还是动作片?
你是啤酒味的还是橘子汽水味的?
我不知道我能不能将心中的好奇疑惑一一解开,毕竟把自己摊开给别人看是一件很困难的事儿。
假如时光倒流二十年,我在那时就抓紧你的衣角该有多好。
如今我只能时刻期盼你能拿出那些珍藏的自己交付于我,我定不负卿。
“盛夏白瓷梅子汤,碎冰碰壁当啷响。”
好想穿上裙子去见你,亚热带的气候里,或许你能看到我微红的双颊。
男孩,其实我更是想留你做袖口的一缕风,想把你悬在心上做月亮,还想和你有个很远的未来。
男孩,如果未来太远的话,我想现在和你有个湿漉漉的吻。
所以,你要不要和我在一起?
文/一堆西柚

给男孩的一封信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210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