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是一杯不愿沾染的毒酒

爱情是一杯剧毒剧毒的酒,遥遥厌恶喝酒,遥遥也很珍重自己的生命。

遥遥和媛媛相识于高中,那个时候的遥遥整天笑着,对谁都笑,遇到什么时候都笑,他是我的上铺,高中的第一个夜晚,遥遥拿着一本书眯着眼给我看,“你看”,我问,“我看什么?”他说,“你看看”。在遥遥的世界中,周围的人都是友善的,他只知道对周围的人好,而忘记了自己也会伤心,而媛媛正是那个可以看到遥遥伤心的人。

遥遥曾经告诉过我,他发现自己爱上了媛媛是因为有一次媛媛告诉他说,“我会乖乖的”。具体情况他没有告诉我,我只记得他告诉我的时候他先是十分幸福地笑着,随后又陷入无尽的哀伤,那种哀伤我看不透,却知道,这哀伤与媛媛有关,与媛媛无关,媛媛是那个勾起他哀伤的人,媛媛是那个让他看到哀伤尽头的人。

可是,媛媛终究没有将遥遥从哀伤中拯救出来。

我从来不知道一个总是笑着的人心中会那么孤独,灌满了哀伤,我也从来没有想到,媛媛像一只手,揭开了遥遥心中盖着哀伤的盖子,在最初的时候,哀伤溢出减少了哀伤,但是随后哀伤不在减少,反而让我们看到了那曾经遮掩着的哀伤。和媛媛分手后,遥遥没有笑过,我没有见过遥遥再笑。

“你知道吗?我以为我看到了出口,却发现那里只是萤火虫的闪耀,我不顾一切的向那里冲去,想摆脱心中无尽黑暗带给我的恐惧,却发现自己撞倒了墙上,头破血流,再也没有力气站起。”

“她告诉我说,我爱你,但是我更爱我自己。”

“她告诉我说,爱情不是我生活的全部。”

那天晚上,遥遥给我打电话,一句话也没有说,我骂了句该死的信号,挂掉,回拨,再挂掉,再回拨,那边始终是一片沉寂,最后我听到一声喉咙的抽动,我突然间明白了一切,问,你在哪?

遥遥没有了骨头似的瘫软在淮河路,他也确实没有了骨头,在一个女人面前丢掉了所有的尊严,将自己的血肉从骨架上分割,我踢了他一脚,骂,“你个混蛋是个男人不?”

他抬头看着我笑了笑,“你混蛋懂什么是爱吗?”我突然间哑口无言,狠狠地刮了他一眼,“站起来!”

那天晚上,我从一个我从来只看到过笑的男人眼中看到了泪,流着泪的眼睛和嘲弄似的轻扬着的嘴角摆在笑着的脸上我感觉格外狰狞,突然间对那个害遥遥成为这样子的媛媛生出了愤恨。

“遇见她的时候,我还沉沦在失恋的汪洋中难以出来,感情给自己的痛是无法愈合的,只有爱才有可能抚平爱划上的伤疤,而这也仅仅是可能。她的出现,在不经意间给我面前摆上了一杯热水,我想要用来解渴,却不曾想,喝醉了我已经丧失了分辨酒与水的能力。”

“一杯酒下肚,才明白,原来我喝的不是水。”

“想要喝水,却发现是酒,醉的更深,醉的更疼。”

“遇见媛媛的时候,我刚刚和前女友分手两个多月,我们因为毕业高中不在一所学校而分手,新的生活我用笑容麻醉自己。”

爱情会毫无征兆的出现在人的生活中,爱情会给人个措手不及。遥遥就这样子又陷入了爱情的汪洋,这次,这片海更大,这股浪也更大。

那天,媛媛对遥遥说,我们不合适,我们分手吧。那天,遥遥傻呆到忘了任何话语,很久很久之后才想到和我打通电话。

那天晚上,遥遥在我面前哭得一塌糊涂,他说,十几年没有哭过的他为了媛媛不知道哭了多少次,我知道,这应该是他懂事之后第一次在除媛媛之外的人面前哭。那天晚上,遥遥一直和我碰杯喝酒,我喝一口,他全干,他说,已经没有什么可以麻醉他了,即使醉的如泥如狗。是的,遥遥那时候说,他想变成一滩烂泥,糊在地上,等爱情的酒精蒸发干了他再复活。

那天晚上,遥遥让我和他到学校操场上和他打架,我每一拳都重重出去,毫不留情,遥遥愣住似的不知道还手,鼻血直流还对着我笑,依然不停地说,狠点,再狠点,我不舍地只用拳头打草坪,直到我的关节处皮肤也都变得斑斑,我站起来对他吼,“你混蛋看到了没有?我的手都打疼了,还怎么打你?”

第二天,我们都很默契地不提昨天的事情。第二天晚上,媛媛找到我,问,遥遥脸上怎么样了。

我看着媛媛,这个曾经可以一起聊天很开心的女孩子感觉到没有什么话可以说,“你知道原因的。”媛媛沉默了,我也沉默了,却始终知道自己的愤怒在不断升温,当我想要爆发的时候,抬头看到媛媛眼中含着泪,我一瞬间变得无比迷茫。

遥遥说得对,我或许真的不明白爱。

自那之后,我没有再管过他们两个,没有想过开导,也没有想过撮合,只是遥遥要我陪他打球喝酒吃饭我都会立马放下手头事情去陪他,媛媛向我问起遥遥的事情我也都会告诉她。

我以为事情就会随着时间慢慢过去,却不明白时间永远不是爱情毒酒的解药。

那个时候,我们已经上了大学,我和媛媛在一个城市,遥遥在另外一个城市。遥遥一开始拒绝和我联系,后来又时不时和我联系,我知道他很想知道媛媛的消息,可是当我告诉他的时候,他却会突然间的发怒,我想他应该是已经彻底和媛媛不可能了。却不知道,有一天,遥遥告诉我说,他要来这个城市。

那天他不让我接他,说有人接他,那几天,我不知道他在哪里,直到他走,他才告诉我,他离开了这个城市。

之后,我就再也联系不到他了。

我想我的生活中会慢慢将他忘记,今天,他发短信说:“中秋节快乐!”

“混蛋,快乐什么啊,我也体会到了爱情的痛,这也是我不愿意沾染的毒酒。”

爱情是一杯不愿沾染的毒酒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615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