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主的心上人

1
公主已经很老了。
曾经最爱的肉肘子已经啃不动了,只能和闺蜜吃些花生糖解闷。
公主一辈子未婚,原因很简单,她太胖,没人肯娶她回家做夫人。
其实,公主没好意思讲过……十六岁的时候,她也有个意中人。
那人,也曾说要娶她回家。
2
公主十六岁的时候,就突破了两百斤,皇兄亲自给她取了一个雅致的外号:肉金刚。
各路臣子生怕皇上把这坨金刚搬到自己家,适龄的小公子们一看到公主出行,各个开始抖腿抠鼻屎,也是京城一景。
公主心宽体胖,并不计较,另外她忙着往嘴里塞肉肘子,那一口油酥肉软,保管你什么男人都想不起来。
但麻烦并不准备放过她,那一年西北军大捷,皇上大宴群臣,几个世家子弟在御花园里酒后闲聊。
一个说:如果皇上能在那些武将里给公主定下婚事,咱们几个就安全了。
宰相家的张小公子深深叹了口气,说:是啊,我鼻子已经被挖大了两圈,昨日我爹还骂我没有为国献身的精神,圣贤书都读到狗肚子里去了。
其他人:那世兄你怎么回答的?
张公子:我表示如果他要我将肉金刚娶回家,我立刻为国捐躯。
彼时公主正在附近树荫底下乘凉,出去也不是,不出去也不是。只能暗自数数这几个公子九族都有谁,诛起来费不费劲。
这时候,公主头顶的树上传来一个轻飘飘的声音。
“诸位这些酒囊饭袋,我瞧公主也未必看得上你们。”
正是杏花开的时候,那少年坐在花朵缭乱的树杈上,看着他们挑眉一笑。
张公子恼羞成怒,指着他发难:“哪里来的贼人!非礼勿听不懂吗!还出言侮辱……”
“贼人?”
少年从树上跃下来,几个看不清的错身,就把那张公子反剪在树上。
“张公子也习过武吧?就这等身手,还说不是酒囊饭袋?”
周围一阵哄笑,张公子脸涨得通红,却死命也挣脱不开。
“听闻公主三岁能文,六岁能诗,十岁做百寿图为先皇贺寿,如此女子,却让你们这些无能之辈来挑三拣四,你们有什么?无非是家世背景,和生为男子的傲慢罢了。”
少年笑起来时,眉眼生辉,好似骄阳。一松手张公子便一个踉跄摔在地上。
其余人惊怒交加:“你到底是何人!”
少年只留一懒洋洋的一句话:“西北军无名之士罢了。”
3
那一晚,公主在铜镜前站了许久,第一次恼恨自己,为何胖的镜子也装不下。
她找到了那个“无名之士”,这并不难,毕竟生的好看的年轻将领并不多,而且这人也并非无名,参军一年便屡立奇功。
隔了个屏风,她召见了少年。
“那天御花园,谢公子为我说话。”公主想了半天,才选好话题。
少年长时间的沉默,正当公主以为他吓破了胆子的时候。他说:“早知道公主听到了那些混账话,我该打折他们一条腿才是!”
公主被他逗笑了,两个人便隔着屏风说些闲话,这样洒脱不羁的少年,公主还第一次见。
最后,公主终于慎之又慎的提出了那个问题。
“公子可愿做我的驸马?”
西北军明日便要再次出征,此战凶险,她不提便没机会提了。
“战场刀剑无眼,公子若是同意,便可留在都城,无须出战了。”
多可悲,公主想,她终究要用这样条件,来留住心上人。
可是少年,仍然长时间的沉默。
公主心酸的笑了,问:“公子可是嫌我体肥貌丑?”
“不不不不”少年否认的很彻底:“公主性子洒脱,才华横溢,乃天下女子之表率,我怎会嫌你?只是……”
屏风外,少年挺直了脊背,郑重其事的说:“为国而战,是军人的责任,此次出征,若我能活着回来,我便娶你。”
4
西北军出征那天,公主开始减肥。
女为悦己者容,肉肘子也是可以抛下的。一天只吃几片白菜叶,脚上绑着沙袋绕着御花园跑。跑一次便在假山上写四个字——“待君凯旋”,瞧着,便有力气继续跑了。
西北军苦战两年,偌大一座假山,再找不到可下笔的地方。
因士气不振,皇上想御驾亲征,但他尚无子嗣,大臣们不让。
公主:我与皇兄一母同胞,我去吧。
皇上:你一个女人家添什么乱
公主:皇兄一看你就是没挨过女拳毒打啊……
最后,公主替皇上去慰问西北军,陪同正是张公子,临行前,皇上亲切的当面把他的九族又数了一遍。
这一走就是两个月,终于走到黄沙漫天的西北军领地。
长公主的到来让全军士气大振,士兵们口耳相传:“朝廷没有放弃我们!”“公主来了!此战必胜!”
然而,那么多兵士中,却没找到她的少年,这就是战争,每天都有无数少年埋骨沙丘。
张公子在一旁小心翼翼的劝:“要不先去接见一下主帅?”
苦战两年,将军换了几茬,公主掀开大帐的时候,便看见了她的意中人。
少年黑了,壮了,穿着将军的盔甲显得十分英武,笑起来,还是那么神采飞扬
“公主,你怎么瘦成这样了!”他说:“不过真好看!”。
公主的眼泪夺眶而出,她说,你没死,这真是太好了。
她说:“两年,减掉了整整一半的自己,就是为了漂漂亮亮的问你这句话,可愿娶我?”
少年一怔,许久才道:“抱歉,我不能”
公主傻了,她做梦也没想过这样的答案,她条件反射开始算少年的九族,却发现她根本不知道少年的全名。
“你全名是什么!”公主声严厉色。
“臣名……花木兰”
/翎春君

公主的心上人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658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