秉烛夜游

古诗十九首(其一)
生年不满百,常怀千岁忧。
昼短苦夜长,何不来烛游!
为乐当及时,何能待来兹?
愚者爱惜费,但为后世嗤。
仙人王子乔,难可等与期。

一个人于世上通常不满百岁,人生短暂,我们却要花大量的时间谋生,此诗作于汉,朝延混乱不堪,有志之士无处去,精竭虑,心怀无用之忧,不尽之欲,因欲而忧

昼短夜长,仍为名利而忧,猛然醒悟,前途黯淡,希望飘渺,生命本身似已经没有什么价值既然加此,为何不无忧无虑地快活一呢?

如果白天时间短,不够快活的话,那么何不连黑夜也用上,秉烛而夜游呢?像是世界末目前的狂欢,每一刻都尽兴,岂不美哉!

如同愚人顿悟,此刻明白,功名任消医,脱离世之网,飞向极乐,今是昨非,这是时代的可憎
李白曾化用作诗:

物苦不知足,得陇又望蜀人心若波阑,世路有屈曲。三万六千日,夜夜当秉烛。

此种快乐主义,行乐须及时的旷达与么人生得意须尽欢”的李白很像。同样的旷达,尽欢,向其背后却透露无奈、愤怒失望这等复杂的情感,这种一时兴起,应时而生的情感却也是真实的。

愚者此时都依然吝惜名利,没有舍弃一切的决心,儒林外史中严监生至死依然吝啬,受人嘲笑。而李白挥金如士唤来好马,美酒,怀揣着“千金散尽还复来的美好憧憬,然而这终就是一场梦,一场春梦,终究是会醒来的。

一切是个玩笑,李白酒醒后依然会被变凡鸟,落入世俗,尽饮依旧是会面对世间的名与利。作者嗤笑之人便是那些为追名逐利而不择手段之人,用及时行乐这样放浪的行为嘲笑他们,讽刺这个时代,这个荒诞的人世间。

无忧无虑,尽欢尽乐固然难以达到,庄子也欺待着摆脱世俗,社会这张大网,然而,我们能做到吗?

秉烛夜游就快活了吗?

秉烛夜游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604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