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辈子做的最好的事

不干好事武哥从七岁就开始被人叫武哥了,可见性格有多强横霸道。

武哥不爱读书,他爸妈就不读书,每天在附近里游手好闲,玩蛐蛐赌钱,为了五块钱和人骂上两小时。他爸就是人们眼里的流氓。他自动变成了小流氓。学流氓是件很快的事,学校打架,对女老师开黄腔,逃课,欺负有点智商问题的同学,收保护初中时候,武哥偷偷喜欢女班长。女班长很好看。武哥看惯了自己老娘浓妆艳抹,他看到女班长坐在窗边,阳光把她的碎发照得微微透明,心里就动了。她是个标准的“别人家孩子”。梦想是当医生。小流氓就去和女班长告白。

她被吓到了,但是看看他的眼睛,是挺认真的眼神。女班长笑着说:你又不太来上课,传回学校的都是打架斗殴之类的消息。女班长:你要是继续成天不干好事,没姑娘会喜欢你的。武哥身边没几个“干好事”的人。他看了看那些兄弟,个个乌烟瘴气,身边只有小太妹围着。 长大了变成大流氓和女流氓,再继续生小流氓。武哥忽然有点慌,被烟呛到了。

他在商场外看见- -对情侣手挽着手,一看就是过体面日子的人。他从没见过爸妈这样走在一起, 只见过老爸一耳光把妈妈打翻在地。武哥想回学校读书,但进度落下太多了。班主任看他来了,阴阳怪气说,你还来干什么?只有女班长替他整理好了笔记,提前放在他课桌里,封面上画了个笑脸。中考,奇迹没发生。武哥的功课落下太多了,拼死拼活读也没考上女班长的学校,进了所末流普高。这事儿已经够神奇了,武哥他爸还以为儿子只会拿个初中文凭。武哥晚上跑到女班长她家楼下,能见到她房间的灯光。

有次她恰好开窗看见他,于是下楼和他说了会儿话,一起去小卖部买冰淇淋。她打算考医学院,武哥夸她聪明,自己打算毕业了去外地和老叔搞装修。浑浑噩噩在高中过了-年半,武哥想辍学打工去了。他回家收拾行李,爸爸替他买了去叔叔那的火车票。武哥正背着包走向车站,初中同学给他来了个电话:哥你知道吗,今天早上班长出车祸,人刚没武哥回忆里的女班长总是很好的,他小时候跟外婆去庙里,外婆说最好看的姑娘都长得像菩萨,女班长就是他的菩萨。

葬礼的时候,女班长的家人给她准备了一件白大褂叠好摆在黑白照下面,他当时脑子懵了,偷了白大褂。武哥突然说,他不去外地了。他求爸爸给他钱报补课班,他爸以为他要骗钱去打街机。武哥只好去找开班的老师。老师见到一个面目不善的少年站在家门口,愣住了。武哥跪下说,自己想进这个补课班,可以打欠条。以后工作了用工资还。

老师是个好人,让他进了班。武哥那段时候废寝忘食地追进度,有次三天没合眼,喝水之后吐的昏天黑地。高考完之后他足足睡了两天,醒来就看着那件白大褂。他爸抱怨他没得到装修工的工作:你能进什么狗屁大学?武哥吃着饭:医大。不管几医大,反正我能进医大。他爸:你没读书脑子的。武哥:菩萨罩着我。他爸:罩你娘的屁。这时候楼下来了快递,是个大红信封。武哥从医大毕业后当了医生,把白大褂烧了,还给女班长。

他把第一个 月的工资装信封里送去给补课老师。老师已经坐轮椅了,都快不认得人了,但笑着指着他说:小流氓。他的职业道路挺坎坷的。医生给挤在患者和医保中间,绩效和疗效中间。病情太复杂没人收的病人只有他收,药品超支翻床不够拖累了科室绩效,主任对他没好脸色。主任说,你好心,但你也要考虑实际情况。武哥:什么实际情况?主任是斯文人,说不出和奖金有关的事:你想想你的考核。

武哥:我想过了。主任:那你想过其他人的吗?你只想你自己的。武哥一辈子都没考.上副主任职称,止步于主治医生。科室的女护士被男病人咸猪手,他抄起椅子过去把人开了瓢。男病人吓疯了:你简直就是个流氓!为了这事他辞了职,女护士打听他有没有对象,武哥说有,她也是个医生。有了这个前科,没大医院敢要他。他去了外地的医疗站,那里倒没那么多规矩,来了人就尽力救,钱多钱少都无所谓。武哥后来干脆把城里的房子卖了,隔几年换一个地方行医,病人没钱就他补上有个地方他隔了七年又回去,发现那多了座小庙,供奉一个叫武药师的神仙。

武哥好奇过去看了眼,操,是他自己。助学也是这时候开始的,有个病人说他不看病了,钱留着给孩子当学费。武哥说你给我点支烟,你孩子上学的钱我出了。到他退休,自己也不记得资助过多少个孩子了,偶尔会收到一些还款。再后来武哥老了,回了老家。以前一个他资助过的孩子现在已经是个前途无量的医生了,给他提供了老年病房。

武哥越来越容易梦见女班长,梦见她走在前面,校服干净。武哥快走的时候,躺在病床上,周围站着很多人,有些是他救过的病人,有些是他帮过的孩子。人们都得到消息,从全国各地赶过来,越汇越多。从病房里一直聚到医院外,还有很多人一点一点地像星光汇入银河似的赶来。武哥闭上眼。

他梦见自己和她走在一起,呼吸机的声音变成了她的脚步,她说:你总这样不干好事,没姑娘会喜欢你的。武哥:我喜欢那姑娘就够了。武哥笑了:我这辈子做的最好的事,就是喜欢那姑娘。

我这辈子做的最好的事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262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