论狐狸精的业务水平

狐妖是一种很看重业务的妖怪。
职称评不上去,别的狐妖就不会很尊重你。评职称的方法是综合评定,看你勾引的人是什么级别,造成了多大的历史影响力等等。
妲己的业务已经连续七百年保持在综合评定第一名了。所以狐妖小红很慌,真的很慌。她是妲己的不知道多少代侄女,全村的希望,除了妲己,家里其他狐妖没一个成气候,就指望她了。
小红觉得慌,主要是君王的年龄不太合适,都快八十的老头了,八厘米开外人畜不分,你就算长得像天仙下凡都没用。
那不勾引君王,勾引皇子呗?
但皇子们长得,实在是,难以描述。
小红做了很多年的功课了,根据她的分析,四皇子上位的概率比较高,然而他又秃又肥又矮,她去勾引老四,有种和倭瓜谈恋爱的感觉。其他皇子也差不多都是这个遗传基因,一字排开像是黑风山群妖在开春节晚会。
除了十皇子。
某种意义上来说十皇子连皇子都算不上,侍女生的,天生被算出天煞孤星的命格,被远远丢到宫外随便养着。
小红暗中观察十皇子很多天,她趴在别苑的墙头看这个少年,附近连个守卫都没。
有天十皇子冲她那边说:你成天趴在那,累不累呀?
他说话声音可温柔,像春泉水,呼啦啦从她的耳朵流进脑海。小红一呆。她没想到自己会被注意到。周围经常有人趴墙头偷看这个据说是丧门星的皇子。
十皇子:你是想吃我,还是勾引我?
十皇子:你发呆的时候,狐狸耳朵露出来了。
小红有时候去和他唠嗑。他坐廊下读书,半旧的青色布衣上落满了花叶也不自知。
小红:你平时就一个人呀?不无聊吗?
十皇子合上书:你想勾引我的话,纯粹是浪费时间。我什么都没有,也不知道能活到几时。
小红:谁说我想勾引你的?我想勾引你四哥。
十皇子:那为什么来我这?
小红:呃……我想从家属这边得到一些情报……
十皇子苦笑:我从小到大都没见过我四哥。不止是他,其他的皇兄,我的父王,我都没见过。
有次小红带着猴子们新酿的果酒去找他玩,十皇子说:你外套的袖子勾破了。
十皇子接过她的外套,拿针线缝补了起来:真是的,皮成这样,你怎么勾引我四哥?
小红看他补衣服,觉得好玩:以后你成亲怎么办呀?人家说男耕女织,你负责补衣服,你妻子去种地吗?
十皇子:那就我耕我织吧。
十皇子:种地其实也不错。我有次梦见有片自己的地,梦里都已经想好种些什么了。
小红:种芍药花吗?
十皇子笑起来眼睛弯弯的:芍药种了又不能当粮食。
小红:可是我最喜欢芍药啦。
十皇子:我下次再做这个梦,就在梦里留一片地方种芍药。
小红本想笑他,一个皇子居然做梦在种地;可又突然觉得自己被占便宜了:我又不是你妻子,你替我种什么花。
十皇子:反正是做梦,都是假的。话说回来,你不想我替你种芍药花吗?
小红答不出,支吾半天,变回狐狸窜走了,外套都忘了拿。
一连几天,她都不敢再去找他了。后来还是舍不得外套,半夜偷偷过去取。
她的外套被补好了,叠放在廊下。小红看见袖口绣了朵小小的芍药花。
人间乱象蠢蠢欲动。
半个月后,四皇子上位了,内忧外患,什么都一团糟。小红去找十皇子,见路边一片萧索,人们都在加紧出城。
小红:听说要打仗了,你不走吗?
小红:反正也没人拿你当皇子,你也跟他们一起走。我知道有个好地方,很适合种芍药花。
十皇子不说话,她气他优柔寡断:这里要打仗了。我走了,再不回来了。
小红:气死了,其实我本来是想勾引你,再想办法让你变成大人物的。
十皇子讶异,又笑了:那你气什么?
十皇子:你想勾引的是我?你已经成功了呀。
十皇子最后都没有走。其他皇族走了,将军走了,士兵走了,但还有许多的百姓走不了。十皇子留下,带众人守城。
守城的时候,他身边跟着只小狐狸。一人一狐站在城头,把城守到了最后。
他们守了两个月,把千疮百孔的城守了下来。
留下守城的意外活了下来。逃散的皇子们却被敌军截杀。等战事重新太平下来,十皇子成了唯一的皇子。
有人问十皇子,他怎么敢留下守城的?也没人拿他当个正经皇子,也没士兵知道他,他甚至从没和人打过架。
十皇子指指身边的狐狸:我大概是被狐狸精勾魂了。
又过了几年,有人问陛下,怎么不选个妃不充实一下后宫,怎么御花园里头就种芍药?
陛下低头替皇后补外套袖子,苦笑:朕大概是被狐狸精勾魂了。

论狐狸精的业务水平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463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