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身葬父

最近城里有个杨姑娘在卖身葬父。
王公子经过,把她买了,目的简单——家里缺一个洒扫的佣人。结果还不到一晚上,姑娘就趁夜逃了。
王公子想不通:她为什么逃?
管家:仙人跳,少爷。
王公子:她是仙人?
管家:不是,意思是你被骗了。

姑娘一路靠卖身葬父这个戏码骗过来的,打一枪换一个地方,从来没失手过。
她逃出城,准备去下一座城玩仙人跳,刚出城门没两步就被人打晕了,再醒来的时候又回到了王家。
王公子神色柔和坐在她对面:你……
还没等他开口,姑娘哇得哭了出来:公子,小女知道错了,小女只是想去给爹爹看坟地……
王公子为难:这样啊。

王公子老好人,继续让她留下干活。到了夜里,杨姑娘又打算逃了。她正努力往外翻,就看见墙头站着王公子,以为见了鬼。
杨姑娘尖叫一声摔了下去,被他拉住了。
王公子:怎么?昨晚没看见满意的坟地?

杨姑娘知道这次是遇到高手了。当即吧唧跪下:是我有眼不识泰山,原来公子是江湖人!

杨姑娘是个孤女,跌摸滚打长大了,在这世道,孤女的出路并不多,要么出家,要么去当侍女,要么卖身,或者干苦活。
她想闯江湖。于是就一路靠仙人跳来了南边,想去峨眉山。
王公子:为什么要去峨眉山仙人跳?
管家:少爷,她的意思是想成为峨眉派女弟子。

至于为何是峨眉派,因为姑娘小时候被一个峨眉派的师父救过,从此就心向往之。

靠仙人跳总不是个办法,王公子说,要不你留在我家做洒扫,攒下工钱,等钱攒够了再去峨眉,这样既不用骗人也不用假装死爹,岂不美哉?
杨姑娘警觉。最开始她也是这样想的,但买她的男人第一夜就原形毕露了。
王公子不知道说什么好:算了,你自便吧……
姑娘:这种时候你不是会告诉我“别怕,我是个好人”吗?
王公子:好人一般不会强调自己是好人的。

但杨姑娘还是留下了。在王家干活还不错,每天没事,王公子也规矩。他的日子过得很简单,看点杂书,坐池边发呆,出去谈点生意。杨姑娘忍不住问:你功夫那么好,难道不想出去闯江湖?
王公子笑笑:江湖好玩吗?
肯定比街上讨饭好玩吧!姑娘绘声绘色和他说自己听来的江湖故事,一讲就是大半天。

王家的人少,平时没人和公子说话,难得来了个活跳跳的杨姑娘,家里没那么闷。
到了出门谈生意的时间,但王公子听得入神,直到杨姑娘说完了再出门。

深夜,杨姑娘被人叫了起来,说是“去帮忙”。
到后院一看,地上都是血。一个男人身首异处倒在枯井旁。王公子正擦着手里唐刀上的血,挺不好意思的:麻烦帮忙收拾一下。对不住,一般不会弄成这样的……
杨姑娘懵了。
王公子:你别怕,我们一般收钱才会杀人,这人是府里的叛徒,刚才被清理了门户。

王家是江湖上的买命人家,黑白两道,民间官家,只要出得起钱,什么人的生意都做。

杨姑娘把自己关在屋里,不肯再出来。公子在她屋外说,你要闯江湖,杀人都是难免的。有仇杀,有过招伤亡,也有买命。你把自己关在里面,是闯不了江湖的。

杨姑娘不开门,他站了一会儿,也就走了。

夜里,她偷偷推开房门,想翻出去跑路。月下墙头,王公子又坐在了墙上。
杨姑娘僵在那,不敢动。
王公子一如既往神色柔和:你走罢。
姑娘:你不灭口?
王公子:江湖人都知道王家就是买命人家,有什么好灭口的。
王公子笑笑:你走了也好。待久了就和我一样,被这困住了。

王公子托了她一把,让她安安稳稳飞到了府外。他说,你走罢,去闯江湖,连带我的那一份。

后来,姑娘去了峨眉。
峨眉派弟子很多,每天练功,跑腿。姑娘回忆起从前王公子听她说江湖故事。他从头到尾都知道那些只是她胡编的,但都笑着听完了。
她是唯一会和他讲江湖的人,他也是唯一喜欢她口中江湖的人。

有天夜里,姑娘正熟睡,忽然被人捂住了嘴。
王公子在她身边。
王公子:没什么,我路过这,来看看你。看一眼就走。

他要走了。但杨姑娘总觉得不安。她跟着他到了山门:你怎么啦,怎么突然来看我?
王公子在山门石阶坐下:就忽然想听你说故事。府里太闷了,没人同我说那些。
她不好意思再说胡编的故事:你都知道那是假的了。
王公子:可你是真的。
他的眼睛在月色下很明亮好看,含着笑看她。杨姑娘挨着他坐下:这种时候你就该和我说“你别闯江湖啦,跟我走”!
王公子苦笑,不知道她都哪学来的话。
杨姑娘:你快说嘛!
王公子说了,她哈哈大笑。
可他看着她,又说了一句:你跟我走,我身边就是你的江湖。
杨姑娘不笑了:真的?
王公子:骗你的。我的江湖是尸山血海,你可不能跟我走。

王公子走了。杨姑娘对着他的背影喊:要是真的,我就真跟你走——我不闯江湖啦!我们一块去闹海!隔几年,她能下山历练了,先去了王家找他。但王公子不在了,管家陪着另一位新的当家出来见她。——王公子几年前就被清理门户了,他接了刺杀峨眉派掌门的生意,却没有动手,自己回来领死的。尸体按规矩丢进枯井里。姑娘去最后看他,在井口看了很久。他们弄不明白她在看什么,只有她知道,她在看她的江湖。

卖身葬父

© 版权声明
THE END
喜欢就支持一下吧
点赞654 分享